国企老总公司内开赌场 相信算命赴澳豪输5千万-我爱彩票网

彩票预测分析_彩票开奖查询【我爱彩票网】

国企老总公司内开赌场 相信算命赴澳豪输5千万



东窗事发:普通国企巨亏5个亿

2009年5月初,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接到广州市岭南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纪委举报,称其下属外轮公司在由肖先敏担任董事长期间,财务管理状况混乱,资金亏损累计达5亿多元。

然而调查并未发现肖先敏有巨额存款和不良记录。据办案人员邓永成回忆,有人举报肖先敏经常与一些国企老总打麻将赌钱,又常出入澳门赌场。办案人员立即赶赴出入境管理中心查询肖先敏的出入境记录,发现他从1998年开始,从珠海拱北口岸(进出澳门的陆路口岸)出入境总计41次。外轮公司与境外公司并无多少业务往来,境外公务活动很少。办案人员判断,肖先敏极可能是赴澳门赌场赌博,而其正常的收入显然无法支撑如此频繁的赌博活动,他极可能动用了公款作为赌资。专案组迅速着手清查外轮公司历年来资金的流向,发现它几年来对一系列无业务往来的公司进行了频繁且巨额的资金流出,在账面是业务款,但却从未见对方公司的财务凭证和相应的货品拨付。每一笔可疑资金的流出都在肖先敏从拱北海关出入境的时间的数天或数周后,对应一一吻合。

全力侦破:洗钱公司成突破口

去年6月14日,荔湾区检察院对正式肖先敏立案侦查。一开始,肖先敏对关于公司账面资金缺口的疑点询问遮遮掩掩,反复以个人财会知识薄弱,纪律意识不强,管理混乱来推搪。在办案人员越来越强大的问话攻势下,肖先敏开始交代部分违法违纪事实,称其平时就有打麻将等赌博恶习,有时玩得大输了钱,就挪用公司资金偿还赌债。而当被问及赌博的时间、场地、金额及其去向等细节时,却不能自圆其说。

办案人员随后在网上查找与外轮公司有大量资金往来的可疑公司的相关信息发现,普宁市令煌贸易有限公司珠海分公司曾在2003年被卷入贵州国企职员文永军挪用公款1800余万元赌博一案,被确定为洗钱公司。这则信息对案件的突破极其重要,专案组迅速派员远赴贵州省调查取证。

调查中,当年一家涉案企业的出纳员文永军向办案人员证实,令煌公司珠海分公司是澳门叠码仔(卖赌博筹码收取高利息人员)为掩人耳目所设立的空壳公司,确是洗钱账户。面对办案人员出示的有关令煌公司珠海分公司的证词,以及频繁的出入境记录和巨额的资金流出凭证,肖先敏只好无奈地放弃负隅抵抗,陆续将自己惊人的犯罪事实全盘交代。

惊人内幕:自做庄家 国有企业变赌场

1998年,肖先敏受任外轮公司董事长职务。在改制和失去政策优惠后,这家曾控制广州所有外贸进出港轮船副食品供应的企业已逐渐陷入亏损。

肖先敏生性好赌,上任后不是努力工作,挽救本已千疮百孔的公司,而是整天与公司里部分员工赌球、斗牛牛及打麻将等。后来,肖先敏发现公司内部分员工开始沉迷于地下六合彩赌博,许多六合彩庄家赚得盆满钵满让他看红了眼,他于是在公司内部组织有赌博恶习的员工投注六合彩,由其亲自做庄,并由公司财务副总监江永炽负责记账。结果,外轮公司上至董事长、下至司机勤务,参赌者众多。

肖先敏原本打起的如意算盘是庄家肯定稳赚,顺便也让属下员工尝点甜头。但事与愿违,肖先敏连同部分员工做庄地下六合彩仅六个月,就输掉了人民币36.3万元。见此,肖先敏便串通江永炽等人,先后七次以业务急需等名义挪用公司36.3万元资金来填补六合彩赌债。这些账目资金缺口,直到1999年11月,才被肖先敏用赌博赢回的钱补平。

后来,这种小打小闹已无法满足肖先敏的赌欲,他开始涉足境外赌博,澳门发达的博彩业为其提供了安逸的天堂。

经算命先生指点赴澳门狂赌

1998年年底,肖先敏认识了一名算命先生,并请那算命先生为他算了一卦。结果令肖先敏喜出望外,算命先生算定他有横财运,横财从何而来,就要靠赌,而且要赌大,去澳门赌。这位大师告诉肖先敏,只要按照他事先算好的时辰进入指定的赌场,肖便能只赢不赔,大发横财。

从1999年元旦起,肖先敏开始按照大师所算的时间、地点频繁赴澳门葡京、金碧、皇冠等赌场赌博。开始时,肖先敏在赌场接连开和,最多的时候共赢了2000多万元。随着赌欲的加重和赌额的加大,肖先敏被赌场的叠码仔区某勾搭上。为了方便大额赌资的出入境,让肖先敏可以放开手脚把赌额加大,区某向他开出丰厚条件:约定肖每次赴赌前与区商定好赌款数额,由他们在境外提供筹码,如果肖赢钱,由他们办妥兑现手续,输钱的话,肖可以回大陆后再筹钱还赌债。

在肖先敏看来,叠码仔的出现无疑是送钱上门,只要他继续遵照大师的吩咐去赌,想不赢都不行,况且也免去了他无法携带大量现金的不便,可以赌得更大。

深陷赌潭:近四千万元公款未追回

所谓十赌九输,1999年下半年起,肖先敏的手气急转直下,不仅之前赢回来的钱转眼就输了精光,还欠下叠码仔不少赌本。据肖先敏回忆,最多的一次他竟狂输了港币600多万元。巨额的赌债让肖先敏日夜如坐针毡,为偿还赌债和翻本,他便又打起了外轮公司公款的主意。


外轮公司财务制度的松散,加之肖在公司事务上一贯的专横独裁,同时其与财务副总监江永炽赌友的特殊关系,使得其违法违规划拨公司资金变得易如反掌。从1999年12月至2003年7月,肖先敏在澳门输钱之后,数十次指使江永炽以往来款的名义付往叠码仔指定的各个地下钱庄账号;或者在外轮公司收取业务单位支票后,指使江永炽不入账,直接转往地下钱庄账号。这些资金在外轮公司的账目上均以业务款挂账的形式处理,而实际上却被用于了填补赌债窟窿。于是,外轮公司的公款像流水一样流失境外。肖先敏先后四十余次挪用公款5000多万元用于偿还个人欠下的巨额赌债,截至案发后仍有3965.9万元未予归还。